南京离婚律师所收费标准
法律热线:
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离婚
文章详细

一纸离婚协议 三场恼人官司 精神病患者能否作为离婚案件的原告?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9日 南京离婚律师所收费标准  Tags: 一纸离婚协议 三场恼人官司,精神病患者能否作为离婚案件的原告

  韦红露律师南京离婚律师所收费标准,现执业于,严格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秉承诚信、谨慎、勤勉、高效的执业理念,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利益。韦红露律师从事法律工作多年来,恪尽职守,为当事人提供快捷、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为法制建设尽了绵薄之力;在办案中不畏权贵、据理力争、维权护法,受到当事人和法院的高度认可和评价。

一纸离婚协议 三场恼人官司

王某与张某原系夫妻关系,2004年11月9日双方协议离婚,约定两处房产一人一处,女儿归男方抚养,女方不负担抚养费,



王某与张某原系夫妻关系,2004年11月9日双方协议离婚,约定两处房产一人一处,女儿归男方抚养,女方不负担抚养费,教育费、医疗费由男方自理。离婚后,女儿实际随张某生活。2005年3月,王某在南京市鼓楼区又购买了另一处房产,并于同年7月装修结束,8月张某和女儿住进该房。


后来,王某要求将下关区的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但张某不予配合;要求张某搬出鼓楼区的房子,但张某亦不同意。2007年12月24日,王某分别向南京市下关区、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房屋确权、房屋迁让诉讼。




张太中律师代理本案王某。2008年1月9日,下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房屋确权纠纷一案。因为考虑到本案当事人的身份关系、孩子问题以及时间成本,在征得王某的同意后,张律师主动提出调解,并放弃了下关区房屋出租的租金收益,当庭双方达成一致:1、下关区房屋产权归王某所有,张某于2008年1月15日前配合王某办理相关手续;2、2007年7月19日以前的租金归张某,以后的租金归王某;3、案件受理费2229元由张某负担。




王某在房屋迁让诉讼中要求:1、张某腾空迁出房屋;2、张某支付房屋使用费。2008年1月3日,张某就房屋迁让纠纷向王某提起了反诉,诉称:离婚后,王某没有履行抚养女儿的义务,张某是为抚养女儿才住进鼓楼区房子的,为满足女儿的基本生活需要,又对房屋进行了部分装修,并添置了家具、家电,共花费86925元,要求王某承担该费用。


2008年1月14日,法院开庭审理房屋迁让一案。张律师提出代理意见如下:


[本诉部分]


一、张某应立即迁出诉争房产。


王某是诉争房产的合法所有权人,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未经王某同意,张某非法占用他人私有房产,应立即无条件迁出。


二、张某应支付房屋使用费。


该房屋面积168平方米,位于鼓楼,同区位、同类型的房屋租金远远高于2000元/月。王某之所以只提出2000元/月的使用费,是因为已经考虑了方方面面的因素,只是象征性地提出这一数额,完全是合情、合理、合法的。这也是张某非法占用他人财产应付的代价,同时也是王某对私有房产行使收益权的一种体现。


[反诉部分]


张某提出反诉的理由是:为;抚养教育;女儿,所以住进诉争房屋,又;为满足女儿的基本生活要求;,进而装修、添置家具、家电,故王某应支付其装修费和购置家具、家电费用。其理由不能成立:


一、本案中,无任何证据证明王某同意张某入住诉争房屋,恰恰相反,现有证据却证明了是张某强行撬锁入住的事实。


因为基于本案双方当事人的特殊身份关系、以及考虑到女儿等多重因素,才造成张某强行入住该房长达两年多的既成事实。但是并不能就由此反推出王某同意张某入住的结论,因为是否起诉以及何时起诉完全是王某的权利,与张某入住该房的时间长短没有关系。


二、即使按照张某的逻辑,该房是王某;同意;其入住的,其也无权要求王某支付所谓的;装修费;和购置家具、家电费用。


姑且不论张某;抚养教育;女儿的借口是否成立,退一步而言,即使王某同意其借住,其进行装修也必须要征得王某的同意。至于购置家具、家电更是其私事,和王某没有任何关系。现要求张某将其所有物品全部搬走,并不得损坏房屋。


2008年4月21日,鼓楼区人民法院判决:1、张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腾空并迁出房屋;2、驳回王某其他诉请;3、驳回张某反诉请求。本诉受理费700元,王某承担660元、张某承担40元;反诉受理费987元,由张某承担。




2008年1月4日,张某又向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抚养费诉讼,诉称:离婚后,王某未履行抚养义务,张某为抚养女儿,支出女儿上兴趣班的教育费23988元、医疗费1836元、生活费29718元,另要求王某应按每月1200元支付张某从2004年11月10至2008年1月2日的劳务费45600元,合计101143元要求王某承担。


2008年2月27日,法院开庭审理抚养费纠纷案。张律师再次代王某答辩如下:


一、王某已按离婚协议履行抚养义务,女儿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大笔费用均是由王某实际承担的。


2004年11月双方离婚后,女儿所有费用均由王某负担,即使后来女儿随张某生活较多时,女儿的生活费、学费也都是王某支付,而且张某还假借女儿名义,隔三岔五找王某及王某父母要钱,要去的费用也足够女儿日常的生活、教育等开支。


其实,并不是王某弃养女儿,而是张某以照料女儿为借口强占王某鼓楼区房屋,从而达到腾空出售自己住房、并减少个人租房开支的目的。


王某也正是因为考虑到女儿因素,才处处迁就张某,在各方面特别是在经济上对张某自始至终都作出了重大让步,但是张某一直以女儿为借口,得寸进尺,步步逼迫,简直把王某当成了自己的;取钱机器;。







王某与张某原系夫妻关系,2004年11月9日双方协议离婚,约定两处房产一人一处,女儿归男方抚养,女方不负担抚养费,




二、张某为改善女儿生活、为让女儿获得更好的教育而支出的费用,应由张某自己承担。


虽然按离婚协议,孩子的抚养费用由王某自理,但是这并不排除张某作为母亲抚养女儿的法定义务,张某具备较好的经济条件,在女儿正常的生活、教育开支以外,自愿为女儿付出更多的爱、创造更好的生活和教育条件,也是张某作为母亲义不容辞的义务,并不能将其自愿为女儿所花费的一切开支强行让王某来承担,这有失公允。


三、张某要求支付;劳务费;于情不合、于法无据。


自古以来,没有父母抚养子女要付;劳务费;的先例,这不但没有法律依据,更与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相悖。


四、关于诉讼时效。本案是2008年1月4日起诉,张某的各项诉请最多也只能从2006年1月4日起算。


综上,张某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予以驳回。


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关于其抚养女儿系基于与王某间委托关系的主张,并无证据证明,且王某对此予以否认,故由此产生的后果,应由张某承担。考虑到张某诉讼前确与女儿共同生活,客观上存在抚养费用的支出,王某对此应酌情承担,本院酌定王某给付张某2006年1月8日至2008年1月7日的子女抚养费7200元。张某关于劳务费的主张,无法律依据。


2008年3月31日,鼓楼区人民法院判决:1、王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一次性给付张某子女抚养费7200元;2、驳回张某其他诉请。案件受理费1160元,由张某承担1079元,王某承担81元。




从法律角度而言,本案三起诉讼法律关系明确,几无难度。但就事实部分而言,针对房屋迁让一案,张某入住王某离婚后购买的房屋,到底是否经过王某的同意,确实难以查清,双方亦无充分证据证明,因此对起诉前张某入住房屋的既成事实,张律师认为可以模糊处理。但在王某2007年12月24日向法院起诉后,应该说此时王某不同意张某居住的意思表示已经非常明确,因此对起诉以后王某要求张某支付房屋使用费的主张,张律师个人认为是成立的。


针对抚养费一案,对于张某与孩子共同生活到底是否受王某委托的事实同样难以查清,但根据证据规则,应由举证不能者承担不利后果,因此张某的诉请难以得到法院的支持。但针对案件的实际情况,法官行使了自由裁量权,应该说法院对抚养费一案的处理非常艺术。


张律师认为,本案三起诉讼均是基于特定的身份关系引发的民事纠纷,其实没有本质的对错之分,没有必要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关键是将问题解决掉、处理好就行了。因此张律师在整个代理期间,考虑到孩子等方方面面的因素,为避免矛盾的激化,一直希望与对方协商,争取调解。但遗憾的是,对方及其代理人认为除房屋确权案对他们不利才同意调解外,对房屋迁让反诉案和抚养费案认为胜券在握,坚决不同意调解,以致最终由法院下达判决。


张律师也真诚劝告极少数同行朋友,对当事人之间简单的民事纠纷,在与其充分沟通、了解其真实想法后,将问题解决掉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增加讼累,浪费当事人的时间和钱财。





精神病患者能否作为离婚案件的原告?

导读:协议离婚又称两愿离婚或登记离婚,一般需具备以下条件:依法办理了结婚登记的合法配偶。即不包括非法同居的男女双方也不包括事实婚姻;要求“双方自愿”即配偶双方就离婚问题达成一致的意思表示,并且这种意思表示必须真实、自愿。因受对方或他人的欺诈、胁迫或因重大误解所作出的离婚的意思表示无效;必须具备“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的法定要件。



  [案情]


  2010年8月,覃某与韦某在恋爱期间,明确告知韦某自己患有精神分裂症,且需继续治疗。韦某不以为意,于同年12月,与覃某一起到民政部门办理了结婚手续。婚后,覃某因得不到继续治疗,精神病发作。覃某之父得知后,把覃某接回娘家治疗。今年5月,宾阳县残疾人联合会给覃某颁发了残疾人证,确认覃某为二级精神残疾,监护人一栏则填写覃某之父的名字。今年8月,覃某之父以覃某的名义向法院起诉与韦某离婚。


  [分歧]


  在立案审查过程中,就覃某能否作为本案的原告问题,有以下三种分歧:


  第一种观点认为,覃某可以作为本案的原告,不需经过特别程序,可直接提起离婚诉讼。


  第二种观点认为,覃某不能作为本案的原告,应由覃某之父作为原告,申请婚姻关系无效。


  第三种观点认为,覃某可以作为本案的原告,但应由覃某之父先申请宣告覃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经法院认定覃某的民事行为能力后,覃某之父以法定代理人的身份参加诉讼。


  [分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理由如下:


  第一,覃某是否具有民事行为能力及其丧失时间是本案的前置问题,需先经特别程序认定。覃某婚前患有精神病,婚后发作,难以认定其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时间。如果是婚前丧失,可以由覃某之父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民政局颁发的结婚证或是提起民事诉讼请求确认覃某与韦某的婚姻无效;如果是婚后丧失,则应以覃某的名义提起离婚,由覃某之父作为法定代理人参与诉讼。


  第二,无需启动特别程序变更监护人。《民法通则》第十七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由下列人员担任监护人:配偶;父母;成年子女;其他近亲属;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愿意承担监护,经精神病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的。本案中,韦某作为第一顺序监护人,在诉讼中与原告覃某是对立方,显然不能作为法定代理人参与诉讼。人民法院指定监护人时,前一顺序有监护资格的人无监护能力或对被监护人明显不利的,可基于对被监护人有利的角度,从后一顺序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择优确定。人民法院审理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起诉离婚案件时,可以据此排斥配偶作为法定代理人的资格,据此,可由法院在离婚诉讼中指定覃某之父作为覃某的法定代理人。


  第三,离婚为双方意思表示,不能由他人代为行使。离婚是涉及身份关系的诉讼,是否提出离婚诉讼,是婚姻当事人的自主行为,本人的离婚意思表示是离婚这一民事法律行为的构成要件,当事人之间是否离婚,应由法院根据当事人的婚姻状况和法律规定作出是否离婚的裁判,不存在法定代理人替被告作出是否离婚的意思表示的问题。对于审理离婚等涉及身份关系的案件,法院一般坚持当事人必须到庭。而且调解是离婚案件的必经程序,是否和好、是否撤诉、是否同意离婚等都需要当事人本人作出真实意思的表示。故本案中,覃某之父不能代表覃某提起离婚诉讼。


  综上,笔者认为,本案中应以覃某的名义起诉,覃某之父无权代表覃某提起离婚诉讼。


; ;离婚案例相关知识,


;; 离婚案件的几个误区;; 经典婚姻小提示; 对当前离婚案件的思考;